13647292818
江苏友谊校车中通校车东风校车一汽解放校车楚风校车大鼻子校车等各种幼儿园校车、小学生专用校车、尖头大鼻子校车、各种车型校车价格。
当前的位置>>首页>>公司新闻校车标准

驻马店3岁幼儿闷死校车中 家长质疑死因

新闻导读:8月5日,河南驻马店泌阳县三岁女童洋洋(化名)上幼儿园第一天就离奇死亡。警方初步推测,洋洋是被老师遗忘在幼儿园的接送车里高温中暑而死,但家属称难以接受这一结果,孩子尸体全身皮肤脱落,头上有包,怀疑校方撒谎。
本文章发表于:随州华锐达特种汽车销售有限公司 作者:Jessie 发布时间:922

  8月5日,泌阳县双庙乡枣庄村三岁女童洋洋(化名)第一天上学,就在幼儿园内离奇死亡。对于她的死因,洋洋的母亲说,警方初步推测,洋洋是被老师遗忘在幼儿园的校车里高温中暑而死。望着女儿惨不忍睹的身体,洋洋的家人难以接受这样的调查结果。
  【想给孩子讨个说法,已经不知道该找谁了】
  没有人知道,刚满三岁的洋洋是怎样度过了生命中最后的时光。
  那天早上,她背着妈妈买的新书包,换上了最喜爱的衣服,坐上了幼儿园的接送车,欢快地跟妈妈挥手说再见。晚上再出现时,她小小的身体躺在医院的太平间,全身上下皮肤大面积脱落,已经没有了呼吸。
  活泼可爱的孩子满怀着对幼儿园生活的向往与憧憬,不曾想却从此踏进了鬼门关,永远闭上了双眼。这一天是8月5日,洋洋三岁一个月零四天,也是她上幼儿园的第一天。
  8月9日,记者赶到泌阳县双庙乡枣庄村委何营村民组,痛失爱女之后的第四天,洋洋的妈妈刘燕喜仍然在焦急地等待警方或者幼儿园给他们一个说法。
  “除了村委的人过来协调说情与警察作讯问笔录外,没有人给我们一个交代。”刘燕喜说,她现在不关心究竟幼儿园能赔偿多少钱,她只想了解孩子的死亡真相,为洋洋讨回一个公道。
  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要求,刘燕喜说她已经不再抱任何希望。四天之内,这个朴实的农妇经历了痛不欲生、担惊受怕与彻底绝望之后,除了默默望着女儿的照片发呆之外,再无其他表情。
  兼幼儿园接送车司机的园长和相关老师已经被警方控制,其他老师和孩子仅仅上课一天便被“无限期放假“。如今的幼儿园已经人去楼空,站在空荡荡的幼儿园门前,望着大门紧闭的幼儿园小班教室,洋洋的爸爸赵国青说,他们想给孩子讨个说法,已经不知道该找谁了。
  【那一天,究竟发生了什么?】
  8月5日上午8时许,兴高采烈的洋洋在家门口坐上了童心艺术幼儿园的校车,与她一起上车的,还有洋洋不满两周岁的妹妹。
  按照洋洋妈妈刘燕喜的说法,”洋洋很喜欢坐车,听说幼儿园有好多好玩的玩具,还有很多小朋友“,所以三岁的洋洋对上幼儿园没有任何抵触情绪,高高兴兴地跟妹妹一起坐上了幼儿园的校车。
  当天17时46分,同村的村民告诉刘燕喜,说接到了幼儿园通知,幼儿园的校车被公安机关查扣,家长需要自行去幼儿园接孩子放学回家。
  “我赶快借了一辆电动车赶到幼儿园,在那里我只见到了小女儿,大女儿洋洋却不见了。“刘燕喜说,她询问幼儿园一位老师时,老师在学校找了几分钟后说,洋洋可能是坐同村其他人的车走了。
  “我是最先赶到幼儿园的,很多家长还没有去幼儿园,孩子咋可能坐其他人的车走了呢?“面对刘燕喜的质问,老师打了一个电话后告诉她,洋洋在车上晕倒了,现在正在医院抢救。
  当忐忑不安的刘燕喜问老师孩子在哪个医院抢救,想去医院看看孩子时,老师又告诉她,不用去医院了,洋洋已经好了,正在回家的路上,让她先回家等着,孩子过一会儿就被送到家了。
  心急如焚的刘燕喜回到家里一直等到天黑,也没有等到洋洋回家。考虑到洋洋的姑姑家跟幼儿园在同一个村子,刘燕喜就跟洋洋的姑姑打了电话,让洋洋的姑姑再去看看孩子是不是被送到了幼儿园。
  半小时后,刘燕喜得到消息,孩子已经死亡,尸体在泌阳县中医院。“当天晚上我们在太平间见到了孩子的尸体,看到孩子全身皮肤脱落了一层,头上还有包……”
  8月9日下午,记者赶到泌阳县中医院,在急诊室,记者找到了当天的“急诊抢救记录“,记录显示:“当天17时15分,两名女子抱一女童,接诊见患儿口唇发绀,面部暗紫,颈动脉搏动消失,自主呼吸停止,双侧瞳孔散大到边缘,对光反射消失。患儿全身多处皮肤大面积剥脱,可闻见一股尸腐味,由于病人死亡过久,无抢救价值,将情况告知其老师并取得其谅解。”
  刘燕喜说,后来警方推测,孩子可能是被老师遗忘在幼儿园的校车里高温中暑而死。对于这样的说法,刘燕喜说她不能接受,“同一辆车上不到两岁的小女儿都没事,三岁的大女儿怎么可能会被遗忘在校车上?孩子头上的包是怎么回事?会不会第一天上幼儿园因为不听话在学校遭到了殴打?“
  那一天,洋洋究竟在幼儿园发生了什么事情?活泼健康的孩子是怎样离奇死亡的?是被害死亡还是意外身亡?刘燕喜不得而知。让她想不通乃至更痛心的是,当天17时15分洋洋就已经死亡,快18时她还被幼儿园老师告知“孩子病好了,一会儿就送到家了“。刘燕喜说,她想不通老师为什么撒谎欺骗学生家长?
  【谎言的背后,是否有不可告人的内幕】
  谎言的背后,究竟隐藏了什么不为人知的内幕?没有人知道。
  洋洋的家在泌阳县双庙乡,童心艺术幼儿园在该县赊湾乡康庄村委黄庄村,距离不过两三公里。刘燕喜说,她们庄上有27个孩子在这个幼儿园上学。
  她之所以给两个女儿选择在邻乡的这家幼儿园上学,是因为当初幼儿园招生宣传时承诺:童心艺术幼儿园跟县城的几个小学“有关系”,孩子在这家幼儿园毕业后需要读小学时,不用找人托关系花高价,幼儿园就能送孩子到泌阳县城任何一个小学读书。
  随着洋洋的离奇死亡,一切原本美好的愿望都成了泡影。
  8月7日上午,泌阳县赊湾乡康庄村委支书黄凤生带着另外几个人赶到了洋洋所在的村庄,找到了洋洋的三爷赵长强。“当时他们说了,如果走法律程序,最多赔偿15万元,判三个月就放人了。如果赵家同意调解,不追究幼儿园的责任,签订一个谅解书,可以按照最高标准,赔偿洋洋的家人24万元。”赵长强说,他当时没有答应,因为“人命关天,毕竟还没有征求孩子爸妈的意见”,他也做不了主。
  “我姐夫叫李庆广,也就是洋洋的姑父,跟黄凤生一个村,是赊湾乡康庄村的村医。”洋洋的爸爸赵国青告诉记者,黄凤生曾经找到过李庆广,让李庆广负责协调赔偿事宜。
  “如果协调不好,赵家人再往上面去闹,不但我这个村支书干不成,你这个村医也干不成。”赵国青说,童心艺术幼儿园租用的就是黄凤生家的房子,幼儿园对面,就是康庄村委所在地。
  对于幼儿园方面托黄凤生提出的调解意见,赵家人的态度基本一致:孩子已经不在了,赔偿多少钱也无济于事,如今孩子死不瞑目,他们只想弄明白孩子的死因,那一天,洋洋在幼儿园究竟遭遇了什么,孩子额头上的包又是怎么回事,幼儿园明知洋洋已经死亡,又为何频频向孩子家长撒谎……目前,公安机关正在就洋洋的死因进行调查。三岁女童第一天上幼儿园离奇死亡的背后,还有更多谜团待解:泌阳县赊湾乡童心艺术幼儿园究竟有没有办园资质?当天去接洋洋的幼儿园校车是不是正规校车?